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六章(1/3)

作者:破屏
进看守所一个多月了,段明辉斋戒的时间早已超过了一百天。看守所伙食很差,很少有油荤,要放在以前,段明辉可能早就忍不住了,幸好现在已经吃素。

刚被单独关在这间阴暗潮湿的牢房时,段明辉存有还幻,想重新回到路见不平

进看守所已经快一年了,八月,所里组织犯人学习,传达的话,段明辉就不会吃亏,为此,他老婆也经常骂他造孽。现在见段明辉出来了,心里才好过一点,听段明辉要请假,很爽快地同意了。

巴颜村人家家户户的大门,晚上睡觉前都能进行反锁,目的是防小偷,段明辉的小屋也一样。当晚段明辉请假回到住处,即把大门反锁,进如意居中修练。

从练习“辟谷篇”家庭温暖

话说那蒙面人从地上跳起来后,见段明辉只有一人,狰狞地叫道:“小子,找死啊!”

段明辉望了他一望,见那蒙面人身高体胖,孔武有力,手中拿着匕首,面上蒙了块白布,只留出两只眼睛,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狰狞的叫声透过布缝传来,显得蛮横异常。

“干吗杀人!”段明辉反问。

“识相就滚开点,你大爷的事还要你管”,那人蛮横地吼到。

那姑娘这时还躲在段明辉身后,紧紧抓住段明辉衣服。

段明辉把那姑娘抓住衣服的手挪开回头安慰道:“别怕”。

“再不走,你大爷连你割了!”那人见段明辉不回他的话,心中怒火更旺。

段明辉虽然知道自己现在已今非惜比,力气比以前大得多,身手也比以前敏捷。但见对方的架势,是否能收拾下对方,自己也无多大的把握。刚才只顾着救人,全然未想到危险。看对方的情形,已难以善罢,段明辉也不是怕事的人,既然事已至此,只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了。于是干脆不再言语,只冷漠地望着对方,心中却暗暗留上了神。

“好,有种,大爷成全你!”那人紧握匕首向段明辉冲来。

等那人临到身前的瞬间,段明辉早有准备,抬起右手,向左侧身急闪,同时,右脚急向对方右侧跨出,让那人扑了个空,乘对方刚想回身瞬间,段明辉右手已顺手一肘,结结实实撞上了对方右腰。

“啊!”一声嚎叫,那蒙面人被撞飞出好几米远,手中的匕首也不知飞到哪里去了,再也爬不起来。

段明辉走向前去,伸脚踏住对方胸口,扯下对方蒙面追问:“说,干吗杀人!”

“大哥,饶、哎哟,饶命!”那人满脸痛苦,刚才的蛮横已飞得无影无踪。

那姑娘见蒙面人被制住,也慢慢走了过来,一到面前就惊奇的叫道:“郝窦!”

在段明辉的追问下,蒙面人吞吞吐吐道出了事情的轮廓。

原来蒙面人就是本城人,叫郝窦,在街上也算个横人,与姑娘认识。去年,他多次请人向姑娘家提亲,都被拒绝,后听说姑娘家答应了和他有隙的王某的提亲,不禁妒火中烧。

昨天晚上,郝窦与几个臭味相投的狐朋狗友喝酒时,有个与王某也有隙的人,就他提亲不成一事大做文章,郝窦感到非常失面子,喝了点酒后,心中越加忿狠。一帮人喝完酒后,又胡闹到天亮才散场,在回家的路上,正遇姑娘早起锻炼,郝窦眼尖,老远就发现正是这个姑娘,乘着酒意,不禁恶向胆边生:“妈的,瞧不起你大爷,大爷叫你破相。”随即摸出身上汗巾包住面部,等姑娘走近时,突然抽出藏在身边的匕首,向姑娘冲去。哪知姑娘天天锻炼,有一定的体力,反应也比较快,见有人冲来,连忙让开。但姑娘哪里是郝窦的对手,一番撕扯后,姑娘被郝窦制住,郝窦正准备行凶时,被段明辉及时制止。

听郝窦吞吞吐吐完后,段明辉教训了几句,在郝窦的再三保证下,才收回了踏在郝窦身上的脚,郝窦躺在地上试了几次才爬起来,灰溜溜地走了,连匕首都没有捡,看样子受伤不轻。随便一下就让对方如此狼狈,连段明辉自己也没有想到。

“你也走吧,注意安全。”段明辉对那姑娘说。那姑娘千恩万谢,再三央求段明辉留下联系方式,段明辉被缠不过,告诉了她。

就这样,段明辉白天就如普通行人般,漫步观风景,或者向路人打听一下方向,夜晚则施起神行法快速赶路,没到十天,就回到了天津,段明辉还没有全力施为呢。常言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段明辉这次回家,见识增加了不少。

终于见到熟悉的天津了,虽然天色还早,但大城市就是晚上也有行人,段明辉收起了神行法,放慢脚步进城。那天早上,段明辉见到了相别已久的父母,母亲受的打击太大了,虽然才五十多岁,但已满头白发,面色枯槁,眼里噙满愁意,面对憔悴的母亲,段明辉心入刀绞,泪如泉涌,在二老面前,长跪不起……

这次回到天津,段明辉准备好好陪一下双亲,每天深居简出。为了打发时间,用妹妹的《借书证》在图书馆借了好些书来消遣,大城市毕竟不同,在图书馆里,段明辉又找到了好多需要的书来研读,这段时间,段明辉古文功底越加深厚,中医知识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