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46 传道和立道(1/3)

作者:多脑鱼
无底洞中发生的事情,上头一无所知。这里是被抛弃的世界,谁又会关心这种被抛弃的世界呢?

一连十几‘天’,第一批出去的传道者没有任何音讯。如此,第二批传道者再次出发。

又过了十几‘天’,第二批出去的人还是杳无音信。

于是乎,第三批传道者又要出发了。

邱毅,就是第三批传道者之一。作为一个行者,除了精通经文,还要有一颗大无畏的心。邱毅是一个犯人。他的父母妻儿都被同村的恶霸杀死,愤怒之下,他也反杀了恶霸。

大秦的律法严苛,他杀人虽然情有可原,但是也罪无可赦。命是保住了,但是被送来无底洞受苦。

在无底洞中,他每日受到痛失父母妻儿的煎熬,直到加入经友会,念了《深狱本愿经》,那一刻,他心中的煎熬消散,感受到了许久未有的安定平和。

于是,他‘悟了’,他成了《深狱本愿经》最虔诚的念经人。他这种孑然一身的人,已经暗暗发誓,将他这有限的一生,都奉献给无限的传道事业。

只有经受过最深刻的苦,才能明白这内心安平喜乐,是最崇高的幸。所以他成为了一个行者。

临行前,张巍照例接见了这批行者,张巍对他们说:“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生下来的苦,也没有生下来的幸。一切苦难,一切缘法,都必须自己走出来。这就是你们‘行者’的意义。”

“行脚下路,传天下经。福祉遍地,福音传天。”

“渡一切苦难!”

“渡一切苦难!”邱毅也跟着身边的行者,对张巍说道。

有了张巍的劝诫,邱毅怀着大无畏的心,拿着干粮、清水和油灯走进了黑暗中。

行走在黑暗中,只有一盏幽幽的油灯陪伴。前方不知是何路,前方不明是何方。这种孤独和恐惧是非常可怕的。

邱毅走了不久,就陷入一片寂静之中,黑暗加上寂静,让他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这种折磨,只需要几天,就能让一个人发疯。

饶是邱毅这种大无畏的人,心中已经随时做好牺牲的人,此时也感到莫大的恐惧袭来。他的背微微出汗,心脏剧烈的泵动着。

然后,他开始低头念经。经文在他的口中念出,心头的恐惧、杂乱也逐渐消失,一种清平喜乐浮现在他的心中,让他不被这黑暗和寂静影响。

心中安定,脚步才沉稳。他的步子更加坚定,继续在黑暗中行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感到有些饥饿,于是取下干粮和清水,只吃了一点就继续前进。粮食和清水都要省着用,因为在黑暗中,他不知道要走多久。

黑暗中行走,极容易走成圆圈,所以,一切都要看运气!

邱毅的运气,也不知道好还是不好。他也不知走了多久,忽然,他看见前方有一点东西反光,然后仔细一看,却是一个掉在地上的油灯。

油灯落在地上,在油灯旁边,却有大量干涸的血迹。仔细看看,这血迹也不像是太久远的样子。

他沉默一下,觉得很有可能就是前些天出发的传道者。

他跪了下来,将这盏油灯捡起来,然后对着那滩鲜血念了一遍经文。才重新站起来,继续前进。

他将另一盏油灯点亮,两盏油灯在他的腰间相映成辉。这让他有点觉得,自己在背负着前一位行者一起行动。

这让他的心又有了几分沉重。一种责任感油然而生。

……………………………………

又不知走了多久,忽然,他听见一阵细微的‘卿卿卿’叫声。如此寂静的黑暗中,这一声声的叫唤是如此的清晰。

他心中一动,连忙循着声音走了过去。没有走多久,他终于看见了声音的来源。

一只长得像是蝙蝠,却有一条成年犬大小的毛茸茸怪物,正在地上蹒跚而行,口中不断的发出‘卿卿卿’的叫声。

它虽然长得很大,但是看样子,却是一只幼兽。它的翅膀上有细细的绒毛,此时绒毛已经被黑乎乎的石油沾染,粘稠的石油让它不能扇动翅膀,所以它只能在地上蹒跚而行。

也许是邱毅的灯光惊扰了它,它的叫声更大了,行动的也更快了,它变得更慌了。

“小家伙不要紧张,我不会伤害你的。”此时邱毅的内心一片平静,没有丝毫想要对这个小怪物动手的意思。

他慢慢的走了过去,在小家伙惊恐的目光中,他看了看这家伙的翅膀。

‘已经沾满了油,不知道能不能清洗干净。’他的心中如此想到,就取下自己的裆布,开始擦拭起黑乎乎的油。

这小怪兽看见邱毅没有对它做什么,反而给它擦毛,心中也定了几分,叫声逐渐温和起来。

将裆布擦拭一边油污,然后邱毅又取出清水倒出一些,慢慢的清洗这翅膀。

清水也跟贵重,他也不想用太多。

经过一阵耐心的擦拭,这小家伙翅膀上的油脂被清理得七七八八,然后邱毅后退两步,说:“小家伙,没事了。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