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千五百六十六章 地动山摇天崩裂(1/2)

作者:指云笑天道1
刘荣祖的脸色一变,正要开口反驳,却只听到慕容镇沉声道:“给我断!”

随着慕容镇的话狠狠地说出口,刘荣祖只觉得脚下一阵地动山摇,刚才还平稳的城墙,突然间就象是被地震袭击一样, 开始剧烈地晃动,而紧跟着,他感觉自己的整个人都在迅速地下落,连同已经登上城头的两三千晋军将士们一起,随着这整片塌陷的城墙,一直落了下去。

刘荣祖的身边, 正是那个一槊扎着塔里木残躯的柱子,他匆忙中, 拿着手中的那半截大戟, 狠狠地扎向了那根柱子,而与此同时,城头腾起了一阵巨大的烟尘,三四百步宽的城墙,几乎是瞬间变成了碎裂的石块,谁也没有想到,这坚不可摧的广固城墙,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几乎是一瞬间就完全地崩溃,城头之上,正在厮杀的数千两军将士,连同正在向城墙冲击,近墙十步以内的两千多名正在登城的晋军士卒,就这样埋没在了大片的烟尘之中,不知所踪。

沈田子仍然站在微微晃动着的那块弹板之前,他的身后的数百名军士一样, 全都愣在当场, 仿佛石化一样, 张纲仍然趴在地上,可这回他的两眼不再是盯着那铁圈弹簧进行调整,而是直勾勾地看着那塌陷的城墙,在一片碎石之中,仿佛可以看到上百根已经燃烧得一片焦黑,生生折断的木头,他喃喃道:“竟然,竟然在夹壁墙里,燃木断柱!”

沈田子猛地回过了神,转头对着地上的张纲大吼道:“什么意思,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这整面城墙,怎么会,怎么会就这样倒了?!”

张纲从地上一跃而起,咬着牙,他脸上的肌肉都在跳动着,直指前方那片瓦砾堆, 吼道:“原来燕军早就在这西城城墙内挖空了上百个夹壁墙, 然后用木柱子撑在里面, 刚才我军攻城之时, 他们,他们就在燃烧着这些木柱,最后控制时间,让柱子几乎同时而断,城上有数千重装军士,连同他们的守军,一下子就压垮了城墙,而这,就是那慕容镇说的,兵不厌诈!”

从前方的烟尘中,跑回了三十多個灰头土脸的军士,他们浑身是血,很多人的身上和腿上尽是给石头划破的伤痕,显然,这些人是刚才在城墙塌陷之时,因为离得稍远,勉强逃得一命之人,只是,跟几乎刚才蚂蚁般爬城的上万军士相比,这些人也只是极少数的幸运儿了。

沈庆之就是这些幸运儿中的一员,刚才还得意洋洋,冲向城墙的他,这会儿几乎是泪流满面,大叫道:“田子哥,死了,全都死了,我们的几百兄弟,他们可全都…………”他一边说,一边回头发疯似地在那大片的碎石堆里开始刨起来,似乎是想找到几个幸存的同伴。

沈田子突然大吼起来,上去一脚就踢中了沈庆之的屁股,然后一把把他从地上纠住,他的大嘴里呼出的热浪,伴随着他满嘴的臭气喷在沈庆之的脸上:“混蛋,苍耳你冷静一点,现在不是救人的时候,逃啊,快回去组队列阵啊!”

沈庆之如梦初醒,因为他听到几百步外,已经响起了阵阵胡茄之声,伴随着低沉的鼓角,显然,那是俱装甲骑们突击前的规定动作,一如之前慕容林在突击前所做的事情,只是,这回要全面突击的,可不是区区几百骑,而是慕容镇所率的,起码九个千人骑队以上的,上万俱装甲骑,而他们所要冲击的,则是两三万名,刚刚被重创过,也无险可守的西城晋军!

沈庆之从地上弹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向着本方后面奔去,而张纲已经先他们一步,向后逃命了,他一边跑,一边对着身边的护卫们吼道:“快,快下令所有的木甲机关人,准备迎接敌军冲击,铁索,铁索给我拦起来,快啊!”

沈田子几个大步,已经冲过了气喘吁吁的张纲的身边,他一把拉着张纲的手,几乎是向前拖着奔向,张纲痛得一边跑一边惨嚎道:“放手,我的膀子,我的膀子要断啦!”

沈田子干脆一把把张纲背到了背上,就这样驮着他向前跑,边跑边问:“你的这些个机关,有什么办法能挡住俱装甲骑的冲击,能挡多久?”

张纲咬着牙:“让它们结阵连索,把所有的弓弩给我打出去,起码,起码要挡住敌骑半刻钟以上哪。等我们,等我们冲进长围以内列阵,这才,这才安全。”

沈田子怒道:“混蛋,要是上万大军全这样逃了,就靠这几十部木甲机关,怎么可能挡住上万敌军的冲击,还是俱装甲骑?!”

张纲无奈地摇着头,环顾左右,只见几里宽的正面,刚才还扛着云梯,兴冲冲地向上冲击的晋军,这会儿都在丢盔卸甲,没命也似地向着后方逃跑。

整座高不可攀的城墙,在瞬间崩塌,上万名最精锐的将士,一眨眼就全数葬身于乱石瓦砾之中,即使是再坚强的战士,也难免心理崩溃,更何况对面的上万俱装甲骑,已经做好了向本方冲击的准备,这让所有人的心中,都只剩下了逃命二字。除了不能动的那三四十步木甲机关,几乎所有晋军,都在兵败如山倒!

沈庆之一边跑,一边咬牙道:“三哥,这样可不是办法,敌军骑兵这时候全面冲击,只怕我们跑不到长围就要全数给追杀而死,必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