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五章 池北偶谈(1/2)

作者:敢为
语文老师叫做黎玉清。

有这么一个人喜欢吃自己做的粉,又好心的问自己要不要搞个铺面,再接着凑巧发现他有古董藏书……

要放在2020年,唐行之直接能肯定对方是骗子。1979年也有小概率可能是,许多骗局其实是流传了上千年的。

但唐行之还是决定接触。

书房不大,里边就一个柜子的书,大部分是课本、语录、字典、报刊之类的。

黎玉清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盒子,里边是几本书,灰扑扑的,对方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本,这本书叫做《池北偶谈》。

黎玉清说:“这是我爷爷留给我的东西,说是明末清初时候王士祯的书,他的子孙印的。唐先生了解明末清初时候的历史吗?”

“不怎么了解,明末清初这段历史我不看。”

有点糟糕,不了解代表防骗能力较弱……不过对古书来说,满分100分制,他的防骗能力最多5分,掉到0分差别不大。

王士祯原名王士禛,雍正继位后避讳就改了名,官职最高做到了刑部尚书,爱好是码字。扑街中的蒲松龄和他结识,成为好友,还受他启发写了《崂山道士》。

古代家不是好职业,因为说书地点是青楼、酒楼,去干这个就等于自毁前程了。但到了明清时候,就没了这么多规矩。

王士祯实践了“神韵说”,而且突破了传统文人的偏见,重视、戏曲、民歌,然后自己也写了点书,《池北偶谈》就是其一。

《池北偶谈》部分是他写的,部分是他子孙补充的,分四大类,有26卷。第一类写制度,第二类写名臣、奇人、烈女,第三类写诗文,第四类是神怪故事。

黎玉清祖上是鳝冻人,和王士祯是同乡,得到了几本早期的《池北偶谈》,一代代保存了下来。

“嗯?你的祖上也是鳝冻的?”

“难道?”

“嗯,我们家是道光年间被清廷迫害,从鳝冻搬迁过来的。”

老唐家清明上坟也就往上六七代,再往上就什么都找不到了。反倒是唐行之老妈的韦氏可以追溯到快20代,甚至他们明白自己是韩信的族人,韩改韦姓。有时候看着别人能追溯血脉,唐行之挺羡慕的。

黎玉清有四本《池北偶谈》,唐行之借一本来看看。

随便一翻,就翻到了顺治年间安邑知县鹿尽心的事。这人得了病,半身不遂,听信方士的话,煮小孩脑髓来治病,杀害了许多人。因为病没有好,又听别的方式说要生吃,又杀了许多人。不久后,病没治好,一命呜呼。

又随便翻翻,不爽的内容都是吃人,爽文内容大体是升官发财娶媳妇之类的。

‘一点都不马克思啊!最多也就写到造福乡里,但也透露出浓浓的人上人思想,不和谐!’

‘不过文学价值还是有的,就是不知道值多少钱。’

唐行之问:“这书卖么?”

“啊?”黎玉清只是请唐行之看自己的藏书,没想到有这么一问。

想了想,他说:“这是祖上留下来的东西,现在家里不缺钱用,没有卖的意思。”

“也是。”这样也比较合理。

“但唐先生你要这些干什么?”

“盛世古董乱世金,眼看着人们要富裕了,这些东西肯定值钱,我想收藏一些。”

黎玉清说:“我这个不卖,但如果唐先生愿意帮我儿子谋一份好工作,这些送唐先生都行。”

“嗯?你儿子不是在县里工作吗?那应该挺好。”

“唉,也就是表面光鲜,说是县里干部,其实是下井挖煤的。”

“我明白了,那我答应你。”

“那这几本书就是唐先生你的了。”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