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七章:受益匪浅(1/2)

作者:魔术王子
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孙子兵法》之中的这一段是说:用兵作战,就是诡诈。

因此,有能力而装作没有能力,实际上要攻打而装作不攻打,欲攻打近处却装作攻打远处,要攻打远处却装作攻打近处。

对方贪利就用利益诱惑他,对方混乱就趁机攻取他,对方强大就要防备他,对方暴躁易怒就可以撩拨他怒而失去理智。

对方自卑而谨慎就使他骄傲自大,对方体力充沛就使其劳累,对方内部亲密团结就挑拨离间,要攻打对方没有防备的地方,在对方没有料到的时机发动进攻。这些都是军事家克敌制胜的诀窍,不可先传泄于人也。

项羽龙且读到这一段之后,项羽便又问龙且:

“这用兵之道实在是变化无穷,而其中最有趣的还是与对手进行各种心理博弈,就像我之前攻打鄣郡的时候,还有这次攻下九江郡治所的战斗,其实都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算计,不管是我算计他们,还是他们算计我,可惜的是这两次我都中了对方的奸计,将自己和将士陷于危难之中!”

“项将军大可不必因为这一些小的挫折而担心,要知道不管过程是什么,最终取得胜利的依然还是项将军,敌人的这些阴谋诡计在你的绝对实力面前都显得没有任何的意义!”

“话还是不能够这么说,我还是必须承认自己的这两次行动都有点太过于冲动和冒险了,尽管最终的结果都是我取得了胜利,但是这个过程还是相当惊险的,我作为一个军队的主帅,尽管带头冲锋也是有必要的,但现在我觉得也必须更多的去考虑大局。”

项羽微笑着对龙且说道,看得出来他在看完兵书之后再结合自己的实战经验,确实能够获得更多的感悟。

“其实项将军在这两次行动之中都采取了非常不错的计谋,只不过敌人实在是太过于狡猾了,我听说兵贵神速,很多时候若是不能够当机立断就会坐失良机,而项将军你能够迅速下定决心发动进攻,这便是最重要的!”

“你说得似乎也有些道理,那我便不再纠结于之前的事情了,战场之上的事情本就是瞬息万变的,更没有人能够想到所有的方面,能够在第一时间做出决断的确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这一段项羽和龙且就讨论到了这里,然后他们又接着往下看去。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

这一段的大致意思是:在未开始作战之前,经过周密的分析、比较、谋划,如果结论是我方占据的有利条件多,有**成的胜利把握。

如果结论是我方占据的有利条件少,只有六七成的胜利把握,则只有前一种情况在实战时才可能取胜。

如果在战前干脆就不作周密的分析、比较,或分析、比较的结论是我方只有五成以下的胜利把握,那在实战中就不可能获胜。仅根据庙算的结果,不用实战,胜负就显而易见了。

“龙且,我们好像出征前都从来没有进行过庙算吧,或许我们也应该在战前多进行一些战略谋划,不过能够准确的进行庙算的人似乎也很少,而我其实也并不是一个喜欢去计算这些事情的人,我反正觉得战前的这种筹划对于我而言都不太重要,最重要的还是在战场之上的临场指挥。”

“项将军,其实庙算这种事情只能够作为一种额外的参考而已,真正的战场情况从来都是瞬息万变的,又怎么能够仅仅依赖一些估算进行战斗啦,不过兵书之中既然这么说了,那么也还是有它存在的道理的,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