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章 醉酒(1/4)

作者:夜砸
半晌,房门至内打开,寒毅冷着张脸立在门口,长发散在肩头,穿着还算整齐,应是打算就寝。

我晃晃手中酒坛,笑说:“喝酒吗?”

寒毅道:“喝。”清清冷冷的声音。

进了屋内,寒毅将房门关上,便坐在桌前,顾自拆了坛酒,灌了两口,唤了我一声:“阿浪。”

我笑应着,将斗笠揭下,拍开坛封,闻着酒香,也喝了两口。酒性烈,还辣喉。

心中琢磨起该如何让寒毅气消,哄人这种事,我还是头一遭≡往寒毅虽寒着张脸,嘴上话毒,却不易当真生气,即便气了,也气不过一日,这次是个例外。

我遂试探性的唤了他一声,他冷冷嗯了一声∫想了想,便道:“许久未去穹山,寒笑那孩子已然长大了,性子却是没变,说话倒有些像你了。”

寒毅:“嗯。”灌了口酒。

“早年穹山弟子肃然得很,有了寒笑这般行事跳脱的弟子,必然添了不少欢乐吧?”寒笑确实寒家弟子中的一朵奇葩,算得好事。

寒毅横我一眼:“有话直说。”

“哦。”我道:“世间万物皆有灵,只差机缘,开灵识,你那佩窖历经数百载,往后定能生出介来,到时与逐浪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你又何必同我置气……”

寒毅道:“我不要剑。”言简意赅。

“嗯??”我听得有点懵,盯着寒毅不免疑惑。

不要逐浪,那便是没在生我选了莫白衣的气,那又为甚这样?

莫不是真教我说中了,看见我就来气?

本介自认相貌尚可,不说十分讨喜,看着就来气倒也不至于啊……

我便又想不通了。

寒毅不再说话,闷闷喝着酒,我幽幽叹了声,与寒毅一道抱了酒坛拿酒当水饮,生生饱出个嗝,以往也算是千杯不倒,没成想成了灵体酒量极差,脑袋晕晕乎乎的,看寒毅变成了两个,又变成了三个,再重合成一个。好在意识还算清晰。

寒毅的脸色也有些泛红,再灌了口酒将空坛一甩,道:“明明是我捡的你,你怎么就跟了莫白衣!莫白衣不要你,你怎还跟着他!你身为仙剑介的脸呢?”果然还是这个。

我笑出了声,打着酒嗝道:“寒毅……嗝,有些事不好和你说,但这世间与我逐浪交心的……嗝,好友,只你一人。”

寒毅沉默片刻,问:“莫白衣呢?”

“他不是。”我站起身,晃了晃晕得不行的脑袋,扶着桌角,摸至床边趴了,叙道:“他不一样,嗝,这是……我欠他的……睡了,明日喊我。”

寒毅走上前来,将我推了推,我反手想拍开,冰冰凉凉的指尖十分凉快,遂往上摸摸,就连衣角也有些发寒,那人活像是个大冰块。

“阿浪,这是我房间,你出去。”连声音都是清冷如寒潭的。

“我不!”思及莫白衣对着苏婉婉温温笑着的涅,我抛开冰块抱紧了被褥,往床里滚,“他房里有了别人,挤不下。”

“……”

“客房都满了。”

未听见寒毅说话,晕晕乎乎的只觉背脊发寒,身边一沉,大冰块上了床,我就势一滚,挨了上去。

身边的大冰块一动不动,我睡得极不安稳,翻来覆去的」里又入了梦魇,那好似是白日里听修者说道的场景——

灵山上高挂了大红喜布,格外喜庆,莫白衣身着红衣,格外耀眼。

满座宾客都道玉人成双,我却高兴不起来。

再后来又见断魂崖上,那人提着剑,依旧想要我老命。

依然不是个好梦。

又好像梦到布在断魂崖下的禁制至内触动,教我在梦中狠惊了一把,后续又梦到孩子心性的无名让正道中人逮住,这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