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章 顾长歌(1/3)

作者:夜砸
我有些懵,扯了扯他手里的衣裳,未扯动。

顾清风挠挠头:“多年未见,您还是和以前一样……一样好看。”说得结结巴巴,脸也羞得通红。

本介听得莫名其妙,疑惑着开口:“我认识你吗?”

顾清风神色一僵,垂下眼睑盯着手中撰着的袖角,小声嘀咕:“师祖不记得了吗?您教过清风剑法的……您还说等清风冠礼时送清风一把您亲自铸的借我的,您还……”。

我眉头一跳连忙出声喊停:“打住,谁是你师祖?本介徒儿生了意识起不过一十九年,这十九年来一直待在我身边寸步未离,也就前两日跟了莫白衣,怎么就多了你这么大的徒弟?”

“师祖……”顾清风张口唤。

我忍着不耐,“顾大公子,话可不能乱说,”扯了扯青衫,“松手。”

顾清风将手收回,一躬身,“清风晓得了。”

我点了点头,心道这人眼神不大好,同那老丈一样错将我认做了谁,虽胡言乱语了一通,好在还算知礼。

本介向来大度,此事就且揭过。

顾清风迟疑片刻:“前辈……可要见父亲?父亲在厢房中,清风可引前辈前去。”

我寻思莫白衣是去见了顾家老爷,顾府这般大,亭台楼阁按阵法排布得弯弯绕绕,有个人引路也好,能省好些功夫。

而后由顾清风引着,一路绕过主卧,在最末的厢房吐脚,“父亲怕您,若是父亲见了前辈后胡言乱语,还请前辈莫恼,当他疯了就是。”

我有些疑惑,到底还是点了点头,顾清风轻舒口气,方才抬手叩门,屋中人出声喊进,声音有着大病初愈的虚弱感。

顾清风道:“前辈请,清风先去看看君墨的伤势。”

“去罢。”我摆摆手,进入房中。

厢房陈设也十分别致,依然列的护阵,加上整个顾府的阵法,环环相扣,闹得像个龟壳似的,偏这顾老爷,一家之主,里间主卧不睡,歇了待客的厢房,且厢房还是这般布置,有趣。

“此事不应是青羽所为,顾老爷大可心安,凶手何人,我自会彻查下去。”里间传出莫白衣的声音,有几分淡漠。

“莫家主!”另一声音十分激动:“那魔头心狠手辣,更是恨我入骨!如今他不知使了什么邪法重生,我那可怜小儿拼死护我,更是命丧在他手中,还请您莫再迟疑,将那魔头手刃,让那魔头再不能为害苍生,亦是为惨死冤魂报仇啊莫家主!您……”

说话的是一名约摸四十出头的男子,面容与顾长生有五六分相似,依稀是幻境中那名少年人的涅,话说得激动,神情却略带几分惧意,莫白衣站于床榻前两丈远,神色有几分淡漠,见我到来,微微一笑。

本介干咳了一声,“我是不是……打扰你们商谈正事了?我这便走。”

谁料那躺在床上看着病奄奄的顾老爷瞪圆了眼,苍白的脸色再白了几分,掀开被子滚下了床,双膝嗑在地上,高声唤道:“师尊!”

将我吓了一跳。

我正想将他扶起,却听他道:“师尊!当年若不是你诸恶做尽,我怎么会和正义之士联手伤了你?你若是恨徒儿,就杀了徒儿罢,勿再残害无辜了!”一改先前的怨恨口气。

哦~本介算是明白过来了。

这又是个眼神不大好的,将我认做了魔头。

不过这顾老爷看着虽病恹恹的,长得却眉目清朗正气凌然,没想到这么不是个东西。

要说当年断魂崖之事,我这几日听得耳朵都快起了茧,据本介所知,这位顾老爷姓顾名长歌,小门派里的独子,父母参与即墨家灭门一事,后来魔头寻仇找上了门,自满院子尸堆里找到了吓呆的顾长歌。

后来由魔头收做徒弟,一手带大,又传了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