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章 无名(1/3)

作者:夜砸
此时,虚空传出一个声音,焦急唤了一声主人,眼中场景分崩离析,我便醒了。

“主人~”乖乖巧巧的少年声音。

我抬起眼,就看见近在咫尺的少年睁着一双盈满欢喜的血色眼眸,笑出两个酒窝,“主人你终于醒了~”

本介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是稍稍坐起,看着眼前红衣少年和几颗明珠照亮的,应是断魂崖底的地方,四周魔气弥漫,又有法阵封闭,有些懵。

红衣少年折:“主人误入莫公子布下的幻阵,是无名捡到的主人。”坐得端端正正,一副待夸的涅。

哦……原来是幻阵。

幻阵中所产生的幻境大多能惑人心神,所见是心底最隐晦的,或是正在意的,我先时就在想老鬼的言谈,入了幻境倒还补了通当年断魂崖的情景……而后一时大意,险些疯魔。

这要是让人传出去,本介的老脸是真真没处搁了。

唉,万幸无人知晓。

我看向端端坐在身旁,宛如稚子般乖巧懵懂的少年,微微笑道:“我不是你主人。”

不自觉伸手揉了揉他发顶,一头柔顺长发,手感极好。

少年本亲昵的蹭了蹭手心,闻言忽然僵住,一双红彤彤似浸了水的眼一眨不眨的望着我:“主人不要无名了吗?是无名做错了什么吗?无名会改的……”低了头,十分委屈。

我方才仔细看他,这自称无名的少年不过十八九岁,长得眉清目秀极是乖巧的涅,倒是眉心那抹煞气形成的鲜红魔痕分外惹眼。

此地缚魔阵法分明是正道所为,所囚的应该是他无疑,一把极煞魔饺天孕育而成的,正儿八经的介。

说起缚魔阵法,却是十分厉害,是将某个身带魔气的人或物困在阵法方寸地,每日魔气合着生机一块儿点点抽离,消耗殆尽时,所困的也就不复存在。

偏偏眼下这缚魔阵法只是对外掩盖魔气,不让外界得知,对魔气只是镇压,并无伤害,实是在护着无名℃哉。

“主人……”无名幽幽的唤,眼中有水光打转,活脱脱像是要被抛弃的小奶猫。

我被他盯得发毛,连忙起身摆手:“不是,我不是你主人。”

想了想再补一句:“我与你一样,是介,仙剑介。”

无名哦了一声,好似懂了。

我脑子一抽,试想从古至今,仙魔之诫正邪两道一般,从没安然而立的先例,于是试探着问:“你……要不要与我打?”

无名歪了歪脑袋,猩红的眸子染了血色:“主人要打什么?无名帮主人!无名不许任何人欺负主人!莫公子也不行!”

我一愣,“那就不打了。”心中不忍,堂堂魔剑,却是三岁小儿的心智,可惜了。

揉揉额头,再补一句:“我当真不是你主人,你主人是谁我都不知道。”

见他双眼暗了又亮,便又道:“我也不想知道。”

无名很委屈,像只被遗弃的小奶猫,蹲下身卦挣扎着说:“那……你要听我讲故事么?我主人的故事?”

我微微一笑:“不听。”

心道掉下断魂崖再遇上你就是个失误,出去还得找莫白衣好好谈谈,我这把仙剑倒贴给他,他竟敢不要。

“那,你知道即墨青羽吗?”

“不想知道。”我眉心一跳,今日听即墨青羽的往事使得本介一个没注意跌下断魂崖,生出那许多事,若是让寒毅知晓,又该笑话我了。

他嘿嘿傻笑,道:“那是我主人。”

我充耳不闻,专心寻着阵法出口。

无名顾自傻笑着,说起他家主人如何好,譬如锄强扶弱舍己救人,譬如待人以诚为人亲切等等,见我未理他,便垮了一张脸十分失落,隔了片刻又凑过来道:“那,你可以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