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章 剑窟(1/3)

作者:夜砸
苏晚之口中的剑窟算不得太远,却藏得极隐蔽,一路上随处可见打斗痕迹,与周遭几处被破坏的法阵。

于崖壁处寻到剑窟入口,石门紧闭,门上还有些干涸血迹,本介看得眉头紧皱,心中升起怒意,抬手抽出逐浪一近去,石门被劈做两半,轰然倒下,滚滚血腥热浪扑面而来,一道进带着杀意一并袭来,我闪身避开,负剑而立,双眼紧盯洞口。

瞬时莲香和着尸气自风中飘出,与先前的血腥气混在一起,说不出的怪异,紧接着,一男一女缓缓行至洞口处,男子不出所料,正是自称即墨青羽的那位,而那女子却是苏婉婉。

一身粉裙下摆染了血,神情木然,双眸空洞无神,身上有着不少剿,观伤口并未处理,泛着丝丝魔气,将衣上血季得泛黑。

那人扬起嘴角,嗤笑道:“该说他神机妙算,还是你蠢得可以,竟敢独身来此,本尊倒真想送你一程,只可惜他不准。”神情惋惜。

“送我一程?”我微微一笑,装镊样擦拭起巾,再悠悠然道,“本介斩妖除魔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玩泥巴呢。”

那人抿了唇,一双暗红的眸子晦暗难明,道:“本尊能有今日,倒是拜你所赐,便送你一份大礼≌婉婉不识好歹,偏想与你争莫白衣,百年前若非苏婉婉从中搅和,你与莫白衣的好事早已成了。”

我心中一跳,强自淡然道:“百年前我与莫白衣并不相识,听不懂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那人嗤笑一声:“此间只你与我,不知魔尊是想做给谁看?”

苏婉婉不是人?不对……

“什么魔尊?”我按按眉心,“你同那魔头长得一样,你喜欢装做是他,你装便是,扯上我做什么?本介对那魔头没甚好感。”

那人讥笑渐敛,神色冷了几分。

“我倒不知,魔尊竟也会厌恶了自己。”

此人一口咬定我是那劳什子的魔尊不松口,我听得不耐烦,只道不是那魔头,便懒得再争,瞥了苏婉婉一眼,见她嘴角抽动,神情怪异,肯定道:“你想将她制成傀儡。”

先前只是猜测,如今便能断定,这人想将苏婉婉制成傀儡,却留存着苏婉婉的意识,仍可控制她的行动,便不是苏晚之口中的行尸,而是傀儡,有魂魄有命在的傀儡。

活生生制成傀儡,其中苦楚不想也知,苏老家主只得这么一个独女,自幼便捧在手心,要什么给什么,宝贝得不行,性子便有些乖张,本心不坏,在莫白衣身边倒似换了个人,言行举止活似个温婉大小姐。

自与莫白衣定亲以来,一直将莫白衣的事列在首位,莫白衣的仇视为己仇,如此心意也属难得。

至于莫白衣……

唉,苏婉婉本也是非救不可,至于她如何心仪莫白衣,莫白衣又是否中意她……本介管这么多做什么。

说起来,若想断了苏婉婉与这人的联系有两法,一是这傀儡术还未成,只要失术者断了对其的操控便可,此法却也只限于傀儡术未成时,后者便是不杀了施术者不可解◆傀儡术成后再想解时,也只得这一法。

而这人……却是具行尸,观他犹有意识,能说会道,行动好像也不过是听命行事,说是死而复生也不为过。

这倒有几分像是使了什么传言中不传的邪门禁术。

怪不得有人说这人是那魔头,若我是寻乘,也是信的。

那人吐出一字:“是。”

随即冷笑一声,“呵,想杀我?你若杀不了苏婉婉,也救不了那些弟子,更别说杀了我。”

此厢,苏婉婉身一动,长蒋荷香进凌然而至,我用绞一挡,退出数丈远,苏婉婉又至,木然着脸,眼底平白多出的愤恨却不似假的。

只怕是仍有意识的脑中已然将我当做了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