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七十五章 绮罗(2/5)

作者:千山茶客
如非,我要亲自砍下他的脑袋!”

营帐里,女子低低的哭泣声传来』然间,帐帘被掀开,两张恶鬼一样的脸出现在帐中。

女子们发出短促的一声“啊”,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其中一人捂住了嘴,那人揭下面具,露出一张带着刀疤的凶神恶煞的脸,却不是乌托人的长相←不耐烦道:“我们是大魏人,过来救你们的,穿上你们的衣服,赶紧走。”

帐中的女子,皆是衣衫不整,其中有两人已经倒在地上,早已气绝。江蛟看着看着,心中叹了口气。来的时候忽雅特在里头作乱,对润都的女俘虏做出些禽兽不如的事,禾晏不能耽误烧粮草的正事所以离开了,可终究没有放下「草一烧,就让他们二人过来瞧瞧。

本来还觉得禾晏心肠太软,如今看着营中凄惨的尸体,饶是王霸这样的山匪也觉得不忍,不由得攥紧拳头,暗骂乌托人一声畜生不如。

几名女子悄无声息的跟着王霸二人出了营帐,乌托士兵都集中在粮草那头,无人注意到他们,江蛟问:“禾兄一个人能不能撑的了那么久?”

王霸冷笑一声:“他比你我可会逞英雄的多了,他去救其他俘虏了。”

大魏俘虏住的营帐,小而破,几乎都不能遮蔽风雨。几十名女子挤在一起,衣不蔽体,个个神情凄惶,帐中充斥着血腥气和腐烂的味道,令人作呕】一次乌托人糟题些女子,死了的就扔进河里,活着的也多是伤痕累累,被丢回来,过几日再重复生不如死的日子,一直到死为止。

乍然见有人来救她们,这些女子还不肯相信自己的眼睛。

“走吧,”禾晏道:“我救你们出去。”

为首的一位妇人颤巍巍的问:“壮士,你叫什么名字……你……你是飞鸿将军吗?”

面具人没有动,不过须臾,他摘下面具,露出一张少年清秀英朗的面容,声音沉静:“不是,我叫禾晏,陛下亲封的武安郎。”

……

乌托士兵们的调子彻底被打乱了∏些戴着面具的大魏人却并不恋战,眼见着粮草快要烧尽,便掉头就往城门的方向冲。城门之上,也早已垂下绳索,而无数的弓箭手埋伏在城楼之上,一旦有乌托士兵靠近他们,便用前几日从乌托人手中借的“箭”来射杀他们。

乌托人难以靠前,而那些恶鬼一般的面具人却能全身而退。

“他们带走了那些俘虏!”有人喊道。

忽雅特暴跳如雷:“一群废物!连女人都看不住!”

乌托士兵们心中亦是委屈,谁能想到,生死关头,还会有人注意那些没有价值的女人?不过是成了敌军战利品的只会拖后腿的东西罢了,这要是放在他们乌托,纵然是救回去了,也要杀掉——被敌军玷污过的女子,没有资格活在世上。

被俘虏的女子,恨不得死在敌营还好,他们又怎么能想到,还会有人千方百计的将这些女人救走?

亲信迟疑的开口:“听说飞鸿将军禾如非从来不伤害女人,若是有人掳走大魏的女子,只要他在,都会救回……”

忽雅特一脚踢回去,“混账!我说过了,禾如非怎么可能来润都!”

原野里传来粮草烧焦的味道,不时地有乌托士兵提着水桶来浇水,可风大火大,不过徒劳无功,忽雅特望向远处润都城楼的方向,无数的弓箭手们埋伏在高处,不时地有带着火把的箭矢往这边射来,仿佛警告。

他脸色沉沉,险些将牙咬碎:“润都……我必踏平润都!让润都老少尸骨无存!”

……

禾晏是最后一个上城楼的。

要护着那些女人先拉着绳索回去,她在城楼处与乌托士兵周旋,待最后有了机会回城,纵然弓箭手们用箭矢逼退乌托人,身上到底还是负了伤。

有战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页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