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七十四章 飞鸿(1/4)

作者:千山茶客
夜里下起了蒙蒙细雨,风骤起,雨丝带着丝丝寒意,落进铆野中。

营帐附近的火把被吹得熄灭了许多,乌托兵们骂了一声,驻扎在外的时候,天晴总好过下雨』时间,看向城里的目光,便多了几分凶残贪婪∏些润都人可以住在遮蔽风雨的宅子中,听说金陵还有数之不尽的绫罗美人,等到了朔京,更是好东西不断》京皇宫里一个普通妃子的吃穿用度,都比乌托国大臣们吃的还要好。

索性过不了多久,等忽雅特大人下令总攻,这座城的主人就是他们的了。

乌托兵望着紧闭的城门,如望着肥肉的恶狗,眼中尽是垂涎。

这时候,一条绳子垂了下来,夜色下,绳子上面晃晃悠悠的坠着一个人影,不多时,许多绳子同时出现,每一条绳子都坠着数名人影。

巡逻的乌托兵道:“快去告诉将军,那些润都人又放草人下来了!”

忽雅特正在营中喝酒,听闻手下传来消息,冷笑一声,“还真当我们日日都给他们送羽箭来了。告诉其他人,放几箭就行,多了的,就算折了,也不给那些大魏的软骨头!”

手下领命离去。

绳索微微晃动,禾晏是第一批下城楼的,她动作极快,不过转瞬,脚就已经沾到地面,还未站稳,听得头上“嗖嗖”几声放箭的声音,心中一紧,乌托人放箭了。

这其实在她的意料之中,在此之前,她已经令人放过两次草人,可防不住心中警惕的乌托人会偶尔放几箭试探♀些箭矢也许会射空,也许刺中了一些士兵身上,不过……没有声音。

除了雨声和风声,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她所说的,纵然是再疼也要忍着,只有将自己当做‘草人’,乌托人才会相信,从城楼上垂下的绳子上,绑的是“草人”。

身侧传来轻轻的响动,左右都有人跟着下来,五百精兵会紧跟着全部落到这片土地上”间紧迫。

所幸的是,乌托人除了一开始放了几箭后,后来就再也没动静了。大抵是没听到声音,笃定今日也同从前一样,是李匡用来“借箭”的把戏,再也不肯上当。等到一刻钟以后,所有的人马都已到齐。

五百人里,因乌托人的箭矢受伤的一共有三人,好在都没有伤及要害。禾晏令这三人抓住绳索回城,枢的人跟她一同潜入乌托人的营帐。

夜雨成了最好的掩护,雨幕遮盖了一切,天地万物都笼罩在一片黑暗中。

营帐附近,巡逻的兵士正举着摇摇欲坠的火把走动≮托人的兵马很是松散,大抵以为这张战争势在必得,也不相信以润都的这点兵马,敢自投罗网的来偷袭,就连巡逻的兵士,也巡逻的不甚认真。

原野空旷,连遮蔽的树丛都没有,唯有矮小的灌木和石块,乌托人扎营扎的倒是很讨巧,这样的地方藏不了什么人。但同样的,这样的地方,他们的粮草营在何地,很容易就能找到。

禾晏对身后的人打了个手势,所有精兵按她先前所说,各自潜入附近的营帐附近。

得先找到堆放粮草的地方,禾晏招手,江蛟与王霸一行人是跟着她行动」州卫出来的,彼此熟悉懂得配合,由他们去找粮草所在地烧掉粮草是最好的办法。

一个乌托兵坐在帐前喝酒,乌托人粗蛮,喜爱喝烈酒,一边嫌弃润都的葡萄酒过分清甜,没有酒的样子,一边却又舍不得放手“在精致酒坛里的酒被他们倒进嘴巴,又随意扔在脚边毫不留恋∠萄酒虽甜,却也是酒,不多时,便生出些微醺醉意。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走到原野边上的灌木丛林里,解开裤子就要撒尿,到一半,忽然感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肩膀,他以为是跟随上来的其余士兵,不耐烦的回头去,就瞧见一张恶鬼的脸搁在他身后,冲他阴森诡笑。

人在尤其恐惧的时候,是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的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