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二章 怨灵诉(1/2)

作者:吴下阿萌
这几个月来,这个身影,几乎每天每晚都会出现在我脑海中,即便闭上眼睛,我都能清晰的画出他的轮廓,现在他终于以这样一个姿势出现在我面前,尽管他不发一言,面孔因为背朝月光,几乎隐藏在黑暗之中,但我依然确定这是他。

从乔家村回来之后,心中总有一个念头挥之不去。尽管宇杰不相信,但我相信,乔家村回来的路上,跟着我们的是一安。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现身,但是我不甘心让他那样离开,我有一种直觉,若这次不抓住他,或许我就真的要失去他了。

我之所以毫不犹豫的把菩提珠借给思琪,也是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我也知道,以我的体制,夏琳很可能来找我,只要夏琳出现,我想一安就必然会出现。

况且,退一万步说,即便我的想法错了,一安果真不在,现在离天亮也就一个小时,夏琳约莫也不能拿我怎样,毕竟她的怨气比起以往我遇到的厉鬼小很多,应该不能直接伤害我。

面对我伸出的手,人影动了动,但是没有同样伸手。

难道是因为这几个月的不辞而别,所以不好意思回应我。的确,在一安出现之前,我设想过许多我和他再次见面的场景,其中不乏自己赌气,不理他,或者怨妇般狠狠埋怨他几句,可一切的一切,当他真正出现的一刹那,都烟消云散。

念及此,我慢慢靠近他,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冰凉的,似乎没有一丝温度。

好冷。冷的我差点缩手。

一安的手怎么那么冷,他怎么了,生病了,受伤了?

“一安,你怎么了,手怎么那么冷?”一安的反应出乎意料的冷淡,面对我的关心。连一声回应都没有。冷漠的仿佛换了一个人。

强忍住喷涌而出的委屈,心想也许他是生气了,气我以身犯险?

没错。以往一安也生过气,都是我不听劝告,差点丢了小命,想必这一次也是一样。他一定在气我为什么明知道有冤鬼,还把菩提珠交给别人。

“为什么把佛珠给那个女人?”

正当我支支吾吾打算解释的时候。一安冰冷的语调像一把冰箭射入我的心口,全身冷不丁的打了个寒战。

“其实,我主要是想...”

“为什么要妨碍我?”不容我说话,一安冷冷的再度打算我。冰冷的如同室内的温度。此刻,我才发现,为什么房间里比刚才冷了许多。令光着脚的我,刺疼刺疼。

“为什么要妨碍我?”毫无感情的重复。

“为什么要妨碍我?”

当这句话第三次响起时。我的心瞬间被掏空了。

“他”不是一安。

方才的自己兀自沉浸在“果然如我所料”的欣喜中,忽略了太多的东西,比如他冰冷的手,冰冷的空气,以及比一安冰冷的多的音调。

念及此,我一把甩开刚才紧紧握住的手,连连后退了数步,直到撞上床沿,退无可退。人影不动声色的看着我一连串动作,缓缓的从暗中走出来。

一安的身材,一安的脸,却挂着一安脸上从未有过的邪魅的笑。

为什么会这样,我未曾经历过这样的事,也没有听一安说过,冤鬼可以幻化成另一个人的模样,难道是幻觉,又或者是一安出了什么事,被附身了?

想了想,第一种可能性似乎更大。

眼前的“一安”眼睛微微眯起,没有了原本那份平静如水的温柔,取而代之的是七分阴险,三分邪恶,原来一张同样的脸,是可以给人这样截然不同的感觉。

我心中十分清楚,这个“一安”百分之百是夏琳的杰作,可她又怎么知道一安的模样,并变成这样来吓我,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见我一脸戒备,眼前的一安又向前走了几步,但我身后已经没有退路。

“夏琳?”

退无可退,我只得硬着头皮与她对视。

闻言,一直逼近我的“一安”顿时止住了脚步。

“你找我做什么?你为什么要伤害思琪。”

“伤害她?”假一安哼了一声,“我是在帮她。”

“帮她?”这话让我吃了一惊,不由的觉得十分好笑,“你没有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么,你帮她什么?”

“帮她看清真相。”

她的话我自然是一点都不信,如果真是如此,直接现身告诉她就好了,不会三番四次的吓唬她,更不会上她的身。说起鬼上身,脑海里就浮现出那晚思琪身穿红色嫁衣,披头散发的模样,全身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对了,她当时似乎还说了一句话,好像是“还我命来”。

想到这,整个人仿佛一条被堵塞很久的排气管,突然通气了。前女友、新婚夜、冤魂索命,种种桥段拼接在一起,令我快速的组织起了一个老套的故事情节。

“他们说你是失足淹死的,难道不是这样?”

说到自己的死,一安的脸,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夏琳通过一安的样貌所表现出来的脸一瞬间变得有些狰狞,但更多却是深深的忧伤。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