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二十三

作者:谢绝假言
出了庙门时,弘历已恢复了镇静。见李卫等数十人都看着自己,干咳两声,抬头看了看眉月,对李卫道:“你先带人到前面的月光胡同口等着,我随后就来。”又转向闹麻雀三人:“你三个随我走一趟。”李卫道:“喳。那奴才就先走一步了。”带了五十名骑兵一溜烟去了。

闹麻雀三人刚才一直噤若寒蝉,既不敢多说一句话,也不敢正眼瞧众人一眼。现在见李卫等人去了,才如释重负地大大送了口气!虽不明白弘历要带他们去办什么事,但见其神色,也知此事相当机密!而弘历又点名只带他们三人,可见还是当他们是自己兄弟!都是又激动又欢喜。闹麻雀迫不急待地问道:“我们上哪儿去?”弘历微笑道:“到了便知。”

四人骑了马来到城外一处僻静的树林里,将马绳系在树身上,然后在草丛中坐下来。弘历从身上拿出李卫悄悄交给自己藏着的一包熟牛肉和一壶酒,道:“今晚咱们几个兄弟好好乐一场,日后可再没这样不讲规矩的时候了!”

闹麻雀三人一怔,随即便明白此事正该如此:人家何等身份?自己三人怎能再高攀?虽然明知道理不错,但三人还是有一种被抛弃的难受感。弘历见他们神色黯然、尴尬,笑道:“你们怎么了?当我弘历什么人?我们私下还是兄弟,只是在外人跟前做做样子而已,这有什么不妥吗?”三人忙道:“妥!妥!”心中虽已释然,甚至还有几分感动,但总觉有了层隔膜,除了说这个“妥”字外,竟不知还该说什么。

弘历却显得很轻松、愉快:“今晚我们还跟从前一样,有福同享,有……有肉同吃!”打开瓶塞,道:“来来来,今晚叫你们开开眼界,尝一口正宗的绍兴状元红酒!独眼龙,你先来一口!”独眼龙受宠若惊地接过,却不敢就喝,迟疑着道:“……有杯子么?”弘历笑道:“怎么,嫌我们嘴脏?”独眼龙忙道:“不不不,爷……爷爷,我绝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爷爷您怎能同我们……”

弘历故意不悦道:“怎么这样生分?是兄弟就喝!”独眼龙胸口一热,再不多说,将酒壶举到嘴上半尺高处,手腕一翻,一股细细的酒线便射入他的口中。

大家都吃喝得十分欢快、激动,虽然头越来越大,眼皮越来越沉,甚至口鼻耳朵都流出血来,还是在开心地笑着,笑声中透着真情,也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独眼龙也许酒过量了,突然倒下地去。闹麻雀和四脚色两人忙去扶他,但手上竟没半分力气,也倒下地了。

弘历当然没有倒下去,因为他只喝了一口酒,而且也偷偷吐了。三人虽见他不肯多喝一口酒,也没起疑心。一来太过幸福,而来也不敢劝他同自己同喝一壶酒,虽然他没有嫌弃他们,可是他们又如何敢再当他是“老大”?所以他们都倒下了,而弘历却异常清醒。

弘历默默盯着三具尸首,久久没有出声。虽然一切进行得比他计划的还顺利,可是他却没有想象中那样,有什么如释重负的轻松感。反而隐隐有一种罪恶和羞耻感,以至于他竟不敢抬头去看天上的明月。

抬头三尺有神明。他忽然生出一种莫明的恐惧,正想起身离去,忽然后颈被一样冰凉的东西抵住,还没惊呼出声,却听一个女子的声音低喝道:“别动!”弘历一怔,随即惊呼道:“你是宁姑娘!你这是为什么?”

宁不争淡淡道:“不为什么,只想问四爷一句话。”

弘历苦笑道:“十句话也成,别说一句!”宁不争低声道:“小女子没同四爷说笑!”弘历道:“我知道。”有些尴尬地收起笑容。

宁不争道:“宝亲王,你说小女子这回杀得了你不?”弘历勉强一笑,道:“能杀,这还用说?”宁不争轻轻呼了口气,收回长剑。深深地看了弘历一眼后,便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弘历反被弄得莫明其妙,大声唤道:“宁姑娘!宁姑娘!这是怎么了?”

宁不争闻声回过头来,冷冷地道:“这叫一命换一命!用四爷的命换五爷的命!”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弘历急忙大声唤道:“宁姑娘!宁姑娘!”但宁不争却似聋子一样,毫无反应,飞快离去。弘历怔怔地看着她身影消失的方向,一时痴了。


本章已完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回目录>>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