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6章(1/3)

作者:江枫愁眠
兰沁禾将殷婳藏回了自己府中, 改名为兰婳。

她去了千岁府,坐了到了子时,直等慕良回来。

府上的小太监听到点风声,又见兰沁禾脸色苍白, 于是无人敢去打扰她, 派了人去宫里给慕良传话,巴望着干爹早点回来。

另一头的慕良也在想尽办法脱身。今日审理殷姮, 皇帝大发雷霆, 他不得不在边上候着,一直到了子时才把皇帝劝下安寝。

等皇帝一歇,慕良马上出了宫, 他大步朝外面走去, 平喜已经备好了马车。

“你去万岁爷门口候着。”他上车前叮嘱了一句, “他要是醒了就说我身体不适, 这两日我就不来了。”

平喜躬身, 送慕良离开,“儿子省的。”

匆匆交代过后,慕良立马赶回了府里。他暗骂兵部那些老甲鱼油滑,明知道娘娘和殷姮的关系还让她负责押送。

二十六年的患难情分,最终娘娘却得亲手将殷姮送上断头台,依娘娘的性子, 那绝不比自己获罪来的轻松。

马车一停慕良就跳了下来,不用人凳也不用人扶,他疾步进府, 心里一边想着该如何安抚娘娘。

然而他刚刚推开屋子的门,怀里就一紧,被人死死抱住了腰。

慕良一怔,半是惊吓半是被冲得向后踉跄了两步。

女子双手环着他的腰,低着头,脸埋在慕良的胸口,一言不发。

“娘娘……”慕良原本盘算好的话术瞬间被打散。

过去的四年里,兰沁禾从来都是坚忍的,哪怕酒后失态也从没有露出这副软弱的模样。

兰沁禾没有回应他,只是这么静静地埋在他怀里。

慕良的身体几乎可以算得上瘦骨嶙峋,光是看着就无法给予人安全感,可她却像是抱着最后的稻草似的不放手。

慕良放柔了声音,“娘娘,门口风大,进去说吧。”

“慕良。”女子却突兀地截断了他的话。

“跟我回家。”她说。声音在发抖。

慕良猛地明白了什么,他先抬脚把门勾上,可就是这么一瞬没有回答兰沁禾的话,女子便抬起头,悲凉地望着他。

“慕良……”那双杏眼红肿,一日之间不知流出了多少泪水,直到现在已经干涩枯竭。“母亲病重,挚友不再,我只有你了。”

她的十指收紧,将慕良身上的蟒袍攥出了印记。

“前线的战局日渐明朗,恐怕明年纳兰珏就能班师回朝。王党已废,殷党不成气候,母亲的身体也支持不了几年,政党之争趋平,外稳内安了啊!”皇帝马上步入而立,于是阉党之患就将首当其冲。

慕良是先帝和太后为小皇帝留下的盾牌,冰冷坚硬,可以抵挡一时锐箭,可一旦战乱结束,粉饰太平之时,又有谁会愿意随时带着一块血迹斑斑的铁板呢。

“娘娘……”慕良刚出口两个字,就见兰沁禾浑身脱力一般松开了他的衣袍,朝后退了两步。

“你还是不肯信我。”她苦笑着,自嘲且凄凉,“是,我在朝中言行激进至此,能保住自身尚且是大幸,我不该强求你……强求你委身于我。”

女子仓惶颔首,错步从慕良肩侧迈过,她勉强微笑,压低了语气,“抱歉,我失态了,今日就先回去了,你不必放在心上。”

“娘娘!”慕良倏地拉住了兰沁禾的手腕,他屏着呼吸,在兰沁禾看过来的一瞬浑身寒颤。

“臣愿意、愿意的。”

若是能让娘娘安心,就算过不了几年他被厌弃了又何妨,最多不过是离开京师一人过活。

慕良没法拒绝兰沁禾的任何请求,她和殷姮有着二十六年的情分,可对于慕良来说,兰沁禾是他痴念了二十七年的太阳。

若是有朝一日娘娘真的厌弃了他,大抵也不会冷漠到将他逐出府去。他下半生能在郡主府里时常望一望娘娘,那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慕良跪了下去,他捧着兰沁禾的右手,像是捧着龙玺,卑顺而虔诚地仰视她,“臣永远不会离开娘娘,请您给臣一段时间料理好司礼监。”

兰沁禾逆着光看他,半晌,闭上了眼睛,将他死死搂入怀中。

“慕良,”她出口的声音轻微似烟,哽咽苍凉,“我不能没有你了。”

……

殷姮的入狱给兰沁禾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这一回不需要上头有意将她隔离,她主动避开了那些政务,每日只有给大皇子讲学的那一个时辰眼中有些光彩。

十一月初一,兰沁禾给内阁上了一道奏疏:奏请调自己为国子监博士,革去身上内阁大学士兼兵部侍郎的一切官职。

小皇帝十分困惑,拿着这道奏疏给兰沁酥看,“我一直以为西宁姐姐是个坚强的人,她怎么能就因为殷姮的事情一蹶不振了呢。”

兰沁禾熬了半辈子好不容易熬进的内阁,这一下又退到了原点,换做任何人都不会舍得。

兰沁酥看完请辞之后,神色晦涩不明,她低垂着眼睫,心中百般滋味。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