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四十七章 议封侯(1/2)

作者:沫滓
张耳单人匹马成功逃出生天。回望着不见踪迹的匈奴营地,他安慰自己:“匈奴人制作东西的技艺不精,师弟对他们还有用,死不了的。”

“唉~看这光景,秦人已经大胜了。李牧,李牧将军,和师父一样名传赵地的大英雄,没想到居然也投降了秦国。”

想到这里,张耳心中莫名地升腾起一股愤怒,“我赵人二十万大军被王翦屠杀,李牧你竟然投降秦国!真是枉为北地军神,辜负了赵国百姓对你的信任。”

“哼,我张耳在此立誓,有朝一日,定会重建赵国。”

因为今日之屈辱,他对着无垠的旷野作出宣誓,赋予了自己包羞忍耻也要活下去的崇高理想。

这样一来,他便觉得对师弟陈余,不那么愧疚了。

因为,师兄我还有必须活下去的理由。

张耳一番心理建设之后,拍着马屁股一路飞奔南下。

……

“什么人?!出来!”

“弓箭手~”

张耳听到了熟悉的赵国口音,惊喜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他高举着双手喊道:“我是赵人,别放箭,我是赵人~”

李左车挥手让准备开弓的哨骑停下,亲自上前问话:“你什么来历?为何从北边来?”

张耳见到他们的装束,心中一动,认出了这是边军铁骑。

他十分得体地对着李左车行礼说道:“我乃赵侠鲁勾践大弟子张耳,敢问这位将军可是李牧将军麾下?”

墨家大侠鲁勾践的弟子,张耳?似乎是有这么一个人。

李左车不动声色地继续盯着他,“不错,我是李牧将军麾下。”

“先师鲁勾践与李牧将军乃是朋友,还望将军带我去拜见一下李牧将军。”

他带着匈奴人的弯刀,身上还有血迹,从北边来,莫非是从匈奴人那里逃出来。

慢着,墨家弟子!

李左车想起匈奴人突兀出现的那射程远超以往的弓箭,心中对这个张耳产生了浓浓的怀疑。

他按耐着内心,走上前抱拳道:“好说,既然是鲁勾践前辈的弟子,我带你回去见祖父。”

张耳眼睛一亮,“祖父?将军是……”

“我名李左车。”

“原来是李牧将军之孙,少将军果然是少年英雄。”

“哪里哪里,张兄谬赞了。”

李左车寒暄了几句,便将张耳带回了军营。

张耳自觉从此脱离绝境,内心振奋,同时还不忘告诫自己:如今秦国势大,当下还是要先保全自己,以待来日。

……

这场历时近三个月的战争,就此画上句号。

头曼单于起兵十二万,以逃难到草原的樊於期为主将,侵犯刚被秦国打下的赵地。

秦国以李牧为将,阵杀樊於期,三个月内斩首共计八万余,将匈奴驱逐回草原。

李牧这一战打得并不惊艳,总战损比几乎达到一比一,也只有最后一场大战可称名将水准。之前两个多月泛善可陈。

但对于这场战争的亲历者,秦人、赵人竟然可以在同一个战场上以袍泽的身份对待彼此,这三个月的经历,给予了他们极深的触动。

捷报传到邯郸,一同送回来的,还有樊於期的人头。

嬴政看着这个木头盒子,知道里面装的就是樊於期,却没有打开它看的意思,摆摆手就让人把它撤下去。

“李牧,赵地柏仁人。赵孝成王时大将,驻守代地十余载。败匈奴、灭襜褴、破东胡,护佑北地,百姓称之为军神。

如今归降我大秦,为破匈奴毁家纾难,阵杀樊於期,斩首八万。寡人欲封李牧为关内侯,诸卿意下如何?”

陆言老神自在,默默降低自己存在感。

他知道,这是秦国与李牧一场默契的交易。

李牧之前驻守代地十余年,这个驻守跟秦国的将军驻守,可是天差地别。

李牧驻守期间,整个地方的税收都是进李牧的将军府,以用作边境的军资。你换秦国哪个将军试试?

嬴姓李氏这一次在李牧的授意下将多年积攒下来的资产通通花到这一战,不是要做大公无私的圣人,而是必须摆出态度——放弃军权,放弃领地。

对于赵国投降过来的李牧,又立下不小的战功,嬴政以他作为表率,封个侯,方方面面都说得过去。

当然,秦国内部王翦这样的名将都还没封侯呢,肯定也会有人不满的。

王翦本人很沉得住气,他没有发言,倒是缭主动站出来替秦国诸将抱不平。

“大王,李牧封侯一事,还是不宜轻率。北地这一战,耗时三个月,虽斩首八万余,可我军损失亦有七万,远称不上光辉。

我秦国大将,王翦、杨端和、蒙武、王贲,哪一个不是为国立有赫赫功勋。王翦将军更是一战灭赵二十万,拿下赵国。这样的功勋尚且不能封侯,反让李牧得去,这恐伤秦人之心。望大王三思。”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