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章 真 相(1/6)

作者:杨子敏儿
深夜两点过后,就连一向车水马龙的环市东路也冷清下来。酒店门口荡来荡去的几个妓女估计要就是出来做今晚第四第五轮生意,要就是确实长相有问题。不过貌不惊人的妓女往往有拿手好招,有些还愿意做其他娼妓不愿意做的变态行为$果是在往日,我就会趋步向前,逗她们说出自己的拿手绝招或者多加十块钱而愿意干的变态行为,然而今天我完全没有心情∫摇摇晃晃地走到国际大厦对面,在一个电话亭旁边吐来。

当我从裤子口袋里找出一个一元硬币时,心里有一丝快感,那是报复的快感∫想着半夜两点钟的电话铃声把她从睡梦中惊醒,拿起电话,里面传出仿佛来自幽灵世界空洞的回声≮她心生恐怖,完全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时,电话里突然传出低沉、幽幽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我是蓉儿——

我心里冷笑着,把那个被巍巍发抖的手沾湿的硬币塞进电话孔里,拨通了我自己家里的电话号码』声,两声,我的手抖动得厉害。

“喂,文峰!”只有两声,电话就被拿起来,里面传来阿华轻快的声音:“文峰,你怎么还不回来呀,我的死了,要我接你吗?”

毫无作用!这个女人不但没有睡,还在那里关心地等着我∫还没有来得及假装出地狱那种声音,她已经判断出是我∫惭愧得很,其实我的电话不是我打,还有谁会打?没有人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就算人家知道,也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打给我∫拿着话筒,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文峰,怎么啦?说话呀,别让我的,我想你!”阿华的声音娇柔得几乎让我放弃。

“我——”

“文峰,你不是喝醉了吧?如果那样你就呆在酒店,我过来接你,好不好?”

“我没有醉,我从来没有象今天这么清醒!我——”

“文峰,你怎么支支吾吾的,出了什么事?”电话那边传来阿华忧心的声音。

“我,我——”我突然拿定了主意,立即换了种腔调说:“我知道我为什么阳痿了!真的!”

电话的那边沉默了几秒钟。接着,阿华轻柔的声音又飘进我耳朵:“文峰,你到底怎么了?我根本不介意你是否阳痿,你知道我都愿意跟着你,你难道一直为这事耿耿于怀吗?”

“是的,我介意。”我说,“你今晚可以配合我吗?我要让你知道我阳痿的原因。”

“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你回来吧!”阿华幽幽地叹着气。

“好,我问你,你现在穿什么?”

“我在被窝里等你,什么也没有穿呀。”

“好!”我想了几秒钟,“你现在去洗个澡。”

“我刚刚洗过啦。”

“不行,要再洗,里里外外都洗一遍!”我坚定地命令道,“然后不许化任何妆,要绝对原汁原味,知道吗!并且什么也不许穿,不,你等等——好,在我放内衣的第二个柜格里,夹在我短裤的中间,有一条丝质的女装丁字内裤,你穿上,其他什么都不许穿〈完澡后用毛毯裹着自己躺在床上等着我,知道吗?”

“知道。”阿华激动得声音都有些发抖,“你快点回来,我会湿的!”

“不许湿!如果湿了,要去再洗。回来时我要你一点都不许湿!!”

说罢,我马上重重地挂起电话。回头看到一个妓女站在离我一步之遥的电话亭旁边,贪婪地盯着我,几乎是流着口水冲我淫笑着:“你可真够变态的!”

************

我拿出钥匙,小心插进门孔,扭开锁,轻轻推开门,“一句话不要说,听到没有,我说不许出声!”听到床上传来转身的声音,我大声喝令,顺手把房间的灯关上。

“把床头的小灯打开!”我命令道。等阿华打开床头灯后,我又再强调着,严厉命令:“从现在开始,只听我命令,不许出声!现在把床头灯调到最暗。”

房间里立即暗下来∫深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象剥粽子一样把身上的毯子剥开,然后——”

我退一下,再次深呼吸,“从地上爬过来!”

我听见阿华下床的声音,也感觉到她跪下来以手掌撑在地板上的声音∫尽量让自平静下来,控制着暴涨的下体,呼吸辨别着空气中的味道和感觉—液从脑袋流到下面,有利于我保持头脑清醒。

“用脚和手撑地,把屁股翘起,慢慢爬过来!”我边说,边强力抵制着脑盒出现的穿着丁字内裤,摇晃着两个丰满的**,口角流出淫荡的口水,象条母狗一样爬过来的她的样子∫集中精神,用鼻子感觉一切。

爬过来了,那感觉一点没错,我浑身打了一个冷战』而,当她挖我脚边时,我因兴奋过度而差点失去控制。

“小贱货,不知道该干什么吗?”

我仍然闭着眼睛,等她用温柔和湿热的小手哆哆嗦嗦把我的裤子拉下来,我自己下面发出的味道一度让我失去了控制,好在她已经毫不迟疑地把那东西含进了嘴里。

“把我带到床上去!”我自己都听得出我的声音里带着颤抖↓吃力地用嘴巴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